数百件古玉石成赝品 广东一商人由被判无期到无罪

数百件古玉石成赝品 广东一商人由被判无期到无罪   文物巡展何以引来牢狱之灾   1月3日上午,广东商人万伟勋向媒体记者讲述了自己“从无期到无罪”的艰辛历程。   10年前,万伟勋与原籍郴州的商业伙伴彭子曦合作两个项目,后被对方以诈骗控告到公安机关。2012年,湖南郴州中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万伟勋无期徒刑。该案经湖南高院发回重审、最高法院指定管辖后,2017年2月岳阳中院宣判万伟勋无罪。   2019年12月19日,万伟勋收到了湖南高院下达的终审裁定:准许湖南省检察院撤回抗诉。这意味着两年前万伟勋获得的无罪判决正式生效。   一拍即合   长达95页的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载明,2009年3月,万伟勋参加了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以下简称“促进会”)在广东南海举行的投融资项目推介会。促进会是中国文联下属的、在民政部登记的国家一级社团。万伟勋被促进会推出的中国古玉石雕刻巡回展和中国民间收藏品全球巡回展这两个项目所吸引,于当年4月,找到促进会秘书长、实际控制人方建文,表达了希望对方将玉石展览权及古玉石的产权转让给自己经营的想法。   此时,一位合作伙伴慕名找上门来。岳阳中院判决书指出,时任东莞市公安局纪委书记樊希炎知道万伟勋擅长营销策划,而樊的朋友、香港商人彭子曦想在湖南省郴州市建一座五星级酒店。于是,樊希炎想让万伟勋帮彭子曦出出主意。经樊牵线,两人很快成为熟络的朋友,不久,万伟勋与彭子曦一起到郴州考察酒店地址,策划酒店建设。   此后,在万伟勋50岁生日聚餐聊天时,万提及古玉石雕刻巡回展览的项目。彭子曦从中看到商机,觉得可以把这个项目植入他的五星级宾馆。于是,两人口头敲定以5700万元作为合作价格,每次2850万元,分两次付清。   在未签订合同、仅有口头约定的情况下,2009年5月16日、18日,彭子曦让人向万伟勋打款2850万元。与此同时,万伟勋也赶赴北京,以其控制的东莞市衍富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乙方,与甲方促进会秘书长方建文的公司签订了中国古玉石雕刻巡回展合同,并于同年5月18日在北京市方圆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岳阳中院查明,同年6月23日,上述甲乙双方又签订了中国民间收藏品全球巡回展合同,并进行了公证。两份合同内容基本相同:甲方将自己出资征集和收购的300件中国古玉石雕刻转让给乙方……由乙方接受中国古玉石雕刻巡回展的权利和品牌。   其中的一条合约规定:古玉石不得参与公开拍卖。但这藏有深意的重要信息,已被心急火燎的万伟勋所忽略。   再度携手   岳阳中院认定,2009年5月18日,万伟勋被促进会任命为中国古玉石雕刻巡回展组委会主任,全面负责“中国古玉石雕刻巡回展”在全国的巡回展出工作。同年5月下旬,万伟勋与方建文在促进会办公室对298件古玉石雕刻品对照清单、照片清点托运。5月31日,万伟勋和彭子曦共同到机场提货,二人核对并确认后,将古玉石存放于彭子曦位于东莞的公司保险柜中,万伟勋掌握保险柜钥匙,彭子曦掌握密码。   上述转让中,万伟勋向促进会支付了合同价款1100万元。首次合作后彼此信任度倍增,2009年6月,彭子曦又对万伟勋谈起的另一个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并再次向万伟勋账上打款5750万。   据岳阳中院查明,2009年1月,某影视中心主任李扬和中国教育发展网的夏岳灵、赵国柱商谈,准备注册一个“中国长安法制网”,用来开拓网上视频法律咨询业务。此后,夏岳灵想到如果将网络视频运用拓展到监狱,让服刑犯通过视频软件与外界亲人、朋友视频会见,一定大有市场。然而,限于手头资金不足,他们想找有财力的公司投资。彼时,正在东莞运作一个视频网络系统的万伟勋也想到“网络探监”的点子。在方建文的撮合下,夏岳灵、万伟勋、李扬、赵国柱数人进行了商谈。   得知这一讯息后,樊希炎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多年在公安战线工作的他计算,全国600多万犯人,如果业务开展,收益每月可达几亿元。一旁听得耳热的彭子曦当即要求入股。万、彭约定:由彭子曦出5750万元参与投资,在万伟勋的网络视频项目投资中占70%股份。2009年6月22日至7月22日,彭子曦分多次向万伟勋支付了5750万元。   同年6月26日,李扬代表某影视中心与方建文、夏岳灵、万伟勋等人代表的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组建运营中国法律咨询网和中国长安法制科技有限公司,万伟勋方投资3000万元,占股33%。随后,他们根据协议成立公司、召开董事会,新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   岳阳中院判决书显示,万伟勋也积极帮朋友彭子曦的郴州酒店项目推进相关工作。2009年6月,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对郴州市委、市政府致函称,中国古玉石雕刻展组委会拟联合万伟勋的衍富公司和彭子曦的乾景公司,在郴州投资兴建一座以展示中国古玉石雕刻艺术为文化背景、旅游休闲的五星级度假酒店,该酒店将成为中国古玉石雕刻展永久性占地。时任郴州市委主要领导就此作了批字。9月16日,万伟勋应彭子曦要求完成并提交了“郴州玉都国际大酒店项目建议书”。   点石成玉 始作俑者逃往海外   一个意外,让两人亲密无间的关系突然崩塌,两人迅即朋友变对手。   岳阳中院查明,2009年9月,彭子曦的两位法律顾问在审查后认为,彭和万合作的两个项目有不妥之处,于是彭请专业开锁人员单方强行打开了保险柜,对古玉石真假进行鉴定。后经中国文物学会鉴定,这些文物为现代仿品,不属于历史文物。   彭大惊失色,随后于当年9月3次找万伟勋商谈损失问题。   此前,双方签署的玉石展的书面合同规定:“如果甲方(万伟勋方)提供的古玉石雕刻物有假并得到权威部门认证,由甲方自行向上级申诉和寻求处理意见,如造成展览不能继续,甲方将依据玉石展授权时效所剩时间,将乙方(彭子曦方)投入的授权金按10年平均每年每月折合的金额,向乙方承担返还责任了结。”同时,彭子曦一并提出,网络探监项目进展缓慢,也要求退股。   万伟勋同意,但称暂时没有钱还他,对彭子曦出具了该项目5700万元的收款收据,并要求彭子曦支付玉石展合同约定的2850万尾款。   岳阳中院后来查明,“中国古玉石雕刻展”的玉石、民间收藏品,系方建文从北京潘家园市场、北京古玩城、西安朱雀路等地,以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的价格收集。他将这些物品量尺寸,照相、起名、编号、标尺寸、标明质地,并查资料参照同类物品的各类参数,与历代同类物品相比较,按照他自己的印象,标明玉石的时期等内容,同时制作成电子版的照片。   该判决书称,通过鉴定活动,万伟勋发现所谓的古玉石是仿品后,又惊讶又气愤。他认为,彭私自打开保险柜的行为不妥,“如果有疑问可以双方一起打开,这样私下打开,谁知道里面还是不是原来的文物”。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当时准备拿10件去北京找促进会方建文要求鉴定。但方建文随后以带儿子出国治病为由前往美国。   岳阳中院认为,证据显示,万伟勋并不知道这些古玉石的真正来源及标识的真实性。2009年10月21日,彭子曦向广东东莞市公安局报警,称被万伟勋骗取人民币8600万元。书证显示,对于彭子曦报案,东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领导批示为“初查”。   2010年3月,万伟勋还以彭子曦不履行玉石展中支付2850万元合作款为由,向郴州中院提起民事诉讼。同年6月30日,万伟勋在北京出差时于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在接到彭子曦报警后决定对万伟勋涉嫌诈骗案立案侦查。   商人为何成囚犯   2011年12月2日和2012年3月30日,郴州中院开庭审理该案。文物的真假,成了对万伟勋定罪的关键。   郴州中院认为,经鉴定,万伟勋向彭子曦提供的“古玉石雕刻展品”为仿古普通工艺制品、现代普通工艺制品。万伟勋明知交付给彭子曦的298件古玉石雕刻展物品并非促进会所有和提供,也不属于国家文物的真实情况,仍然向彭子曦谎称该物品来自促进会,是真品,从而诱骗彭子曦交付2850万元投资款。且某影视中心及中国教育发展网等人员证言证明,万伟勋在与其洽谈网络探监项目之前,该项目未取得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开发文件。随后万伟勋断绝与彭子曦联系,将其文物展项目的2850万元和网络探监项目的5750万元投资款占为己有。因此,一审判决万伟勋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万伟勋犯罪所得赃款8600万元(含公安机关已追缴人民币2987.53万元和港币2万元),返还给被害人彭子曦。   收到无期徒刑的判决书后,在看守所的万伟勋开始写材料诉冤:他和彭子曦合作的是文物展项目,不是卖文物给彭子曦。而“网络探监”是长安法制网的一个项目,他和北京的伙伴已经注资1亿元成立公司,他已投入了1000多万元,不存在虚构事实。   万伟勋的辩护人、律师翟玉华提出,判处万伟勋有罪的郴州中院没有管辖权。   记者查询到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原总队长唐国栋的判决书中写明,2010年至2011年,时任郴州市公安局局长的唐国栋曾在“万伟勋诈骗案”中,为彭子曦在万伟勋涉案款物处理上提供帮助,为此收受了彭子曦30万元港币、另一名行贿人20万元人民币。而唐国栋处置涉案2000多万元款物给彭时,万伟勋案一审尚未宣判。   2012年8月22日,湖南高院以郴州中院没有管辖权为由,撤销郴州中院判决。2014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岳阳中院依照刑事第一审程序对该案进行审判。2017年3月8日,岳阳中院宣判万伟勋无罪。   岳阳中院认为,古玉石的真假与诈骗是否成立无关。不能认定万伟勋存在明知是假文物而作为真文物卖给彭子曦并取得真文物价款的行为;本案的所谓古玉石雕刻品,不是万伟勋与彭子曦双方买卖的标的,也不是支付价款后取得的对价物品。古玉石雕刻展项目和网络探监项目均具有客观真实性。前一个项目,万伟勋通过正式高规格招商会取得了该项目的承办权,策划展览与彭子曦宾馆结合具有可行性和现实性,并得到郴州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后一个项目,有关部门明确表示支持,彭子曦退出后,该项目仍在继续运作。而对这两个并非成熟、立即盈利的项目,彭子曦仅口头协商就主动支付价款,说明彭子曦对此有积极主动性;且彭子曦发现文物为仿品后,通过签订书面协议明确风险由万伟勋承担,说明彭子曦经过了慎重决策。   岳阳中院还认为,“本案两个项目均属于商业项目,投资多少,何时投入、何时收回,都是市场主体自己判断的事。国家公权力不能轻易介入评价,投资有风险,投资不一定就能盈利。不能以彭子曦的投资量的大小作为案件定性的依据。”   2020年1月3日,律师翟玉华在谈及该案时认为,企业在经营中的刑事风险有两种情况值得关注。“企业管理的能力和诚信都存在问题。中国文联下属的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秘书长方建文提供了假的古玉石文物,这是引起双方纠纷的根源。万伟勋如果自己亲自去检验和确认玉石真假,也许也不会出现后面被彭子曦控告诈骗的问题。对于经济往来的双方,签订合同要慎重,风控要重视。万与彭的两个合作,都是合同还没签就打款。作为一个市场主体,应当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以及合同履行中可能会存在的市场风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洪克非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于晓】

数百件古玉石成赝品 广东一商人由被判无期到无罪
滚动到顶部